第四百三十二章 锻炼

皇冠日博 app_日博体育投注官网_日博账户被关闭: 我真的想回家 作者: 我是小郎君 更新时间:2019-10-05 20:15:53 字数:2246 阅读进度:434/434

任尔东西南北风!!!。¤,.☆.←o。!!!

另一边,王枫死里逃生,受到惊吓,病了一场,在床上躺了几天。

好了之后,决定让儿子王德清和林维安女儿林婉容的婚礼如期举行,婚礼办得热烈隆重,太常县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应邀参加,其中包括知县杜德贵。

参加者都兴高采烈,一来为两个新人祝福,二来祝贺王枫的大难不死。

可唯独有一个人,喝着喜酒,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,这个人就是太常县首富——聚宝钱庄掌柜孙福的儿子孙亮。

这孙亮为什么心里不是滋味呢?

原来他一直暗恋着林婉容。

说起林婉容可是太常县里数一数二的美人,早在两年前孙亮就在打林婉容的主意。

孙福为了儿子,曾多次托人到林维安家求亲,但都被林维安给拒绝了。

林维安深知孙亮是个好吃懒做的huā huā gōng zǐ,更何况他早已与王家定下了亲事,即便是女儿还没有定亲,他也绝不会把女儿嫁给孙亮的。

孙亮要不是因为林维安是典史,凭着他家在太常县的势力,再加上他爹与知县杜德贵的交情,他早就连抢人的心都有了。

如今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人成亲,孙亮的心里怎能好受?

此刻,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闷酒,不知不觉就有些醉了。

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,新娘林婉容已经被送入了洞房,新郎王德清还在招待着客人。

孙亮看着王德清那兴高采烈的模样,顿时妒火中烧,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的脑中闪现出来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奸笑。【∞,.︾.o@

孙亮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宴席。

出来之后,他看看左右没人,就像贼一样躲躲闪闪直奔内宅。进入内室,见四下无人,就悄悄来到王德清和林婉容的新房外。

他透过窗户往里一看,不由喜出望外,屋里只有林婉容一人顶着个红盖头坐在床边。

孙亮闪身进入新房,开始林婉容还以为是丈夫王德清进来了,可接着她觉得进来的人没跟她说话,却呼吸粗重地向自己靠了过来。

就在林婉容准备掀开盖头看个究竟的时候,孙亮已经像头饿狼一样,不顾一切地扑了过来。身单力薄的林婉容,被扑倒在床上,她只得一边拼命反抗,一边大声呼救。

这时正巧林维安出来解手,本来茅房离内宅的新房有一段距离,可林维安是练武之人,耳朵要比常人灵敏许多。

他隐约听到新房传来的呼救声,便急忙往内宅奔来。

林维安冲进新房,只见孙亮正压在女儿的身上。

见此情景,林维安气得肝胆俱裂,急忙跨步上前,伸手抓住孙亮的脖领,用力一提,向后甩了出去。孙亮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林维安怒火未消,上去揪起孙亮,准备再好好教训教训他,哪知孙亮却像只死狗,一点也没有挣扎反抗,两只胳膊也垂了下去。

林维安仔细一看,这才发现,孙亮摔倒时,头正好磕到桌角上,脑袋开花,地上流了一摊血。

林维安不由大惊,急忙把孙亮放在地上,用手探探他的鼻孔,发现孙亮已经没了气息。

参加喜宴的宾客得到消息,纷纷赶到后院。

跑在最前面的是孙亮的父亲孙福,他一进屋便抱住儿子的尸体号啕大哭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孙福在众人的劝说下止住了哭声,他抬头看到知县杜德贵,急忙跪爬过去,哭道:

“大人,您可亲眼看到了小儿的惨死,他是被林维安这匹夫活活给摔死的,请大老爷一定要为小民做主啊!”

林维安也急忙跪倒在杜德贵面前说:“大人,是孙亮侮辱小女在前,我救女心切,失手误伤了孙亮,还请大人明断。”

杜德贵手捋着胡须想了想说道:

“这里不是断案的地方,到底谁是谁非,明天到大堂上再说吧。”

“孙福,你先找人把你儿子的尸首抬回去安放,本官定会还你个公道的。”

“至于林维安嘛,不管你是故意杀人,还是为了保护女儿而误杀了孙亮,可你毕竟是杀了人,本官也只有先把你拘押起来,等明天过完堂,审清案情之后再做定夺。”

本是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,就这样不欢而散了。

当天夜里,孙福就拿着一万两的银票来找杜德贵,目的是要置林维安于死地,给儿子孙亮报仇。

这对正在等钱用的杜德贵,无疑是睡觉送来了枕头,当即心领神会。

他才不管林维安在他手下当了十几年苦差呢,这些交情,比起孙福的一万两银子,在杜德贵眼里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。

于是,第二天升堂,杜德贵耐着性子,听完了林维安昨天是怎么失手打死孙亮的叙述后,就不由分说,对林维安用了大刑。

他要逼林维安承认他是为了私愤故意杀死孙亮,甚至说是林维安父女设下了陷阱,是林婉容把孙亮勾引到她房间去的。

对这种莫须有的诬陷,林维安怎么会承认呢?

于是任凭杜德贵把所有的酷刑都用上了,林维安就是死活不承认,杜德贵也懒得再问了。

直接让人把林维安关进大牢,并嘱咐牢头不准给林维安吃喝,直到他招供为止。

连续两天,林维安都被拖去过堂,身上已被打得体无完肤。

林维安知道杜德贵与孙福已串通好了,自己无论招与不招,都是难逃一死,可为了自己的名声,为了女儿的清白,决定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

连续几天的用刑,再加上没吃没喝,林维安已经是奄奄一息了。

这天夜里,牢门外突然闪进来一个黑影,没容看守林维安的狱卒起身,就被来人一掌击晕倒地。

紧跟着他从狱卒身上找到钥匙,打开了牢门,背起林维安飞身出了牢房。

林维安趴在这个人的背上,已经感觉出来,救自己的不是别人,正是前阵子把太常县搅得人心惶惶的馒头杀手二宝!

林维安使出全身力气,在二宝的肩头拍了两下,示意他把自己放下。

误事不成正比!!!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