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0章 吃了秤砣铁了心

皇冠日博 app_日博体育投注官网_日博账户被关闭: 我的极品娇妻(锦猪) 作者: 锦猪 更新时间:2019-10-06 06:38:10 字数:3118 阅读进度:1864/1864

孟怀远见元卫军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,他知道如果不把朱立诚请过来,不要相让对方就范,既然如此的话,那他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,笑着说道:“今天早晨,我接到常务副市长朱立诚同志的电话,他说,前两天参加船舶集团竞聘大会的时候,他发现一个人很像上次在湖滨山庄袭击他的人,让我们过去查一查。事关市领导的安危,我们不敢怠慢,所以这才把这个姓杜给带了过来。”

孟怀远这话说得滴水不漏,不光把他们的拿下杜大壮的目的给掩盖了起来,而且还让元卫军找不到任何破绽,更为重要的他还把朱立诚不着痕迹地给引了出来。就算元卫军知道他这话不太靠谱,那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一茬。

元卫军听到这话以后,打量了孟怀远一眼,见对方一幅眼观鼻,鼻观心的模样,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在说谎,但他心里却暗暗想道,你说的这些,我怎么就一点也不信呢,哼,到这时候了,还想和我来这一套,你真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。

尽管看穿了孟怀远的把戏,但元卫军并不准备和对方计较什么,他要的是把杜大壮带回去,至于说其他的现在都可以缓一缓。他冲着孟怀远微微一笑,然后开口道:“行,那就这样吧,我来给朱市长打电话,你让孔俊带新军去办一下交接。”

说完这话以后,元卫军看都不看孟怀远,拿出手机来作势要给朱立诚打电话。他是泰方市公安局的一把手,孟怀远只不过是他的下属,所以他并不是在和对方商量,而是直接下命令,态度强硬一点,更能显得他底气十足。

要说元卫军这么做有没有错,当然没错,在任何一个单位里面一把手的权威都是不容挑战的,在公安系统更是如此。只不过今天却是一个意外,因为他的话刚说完,就有一个推门进来了,而这人的官偏偏比元卫军还要大,这样一来的话,他刚才的那番话就显得有点张扬跋扈了。

朱立诚进门以后,冲着元卫军说道:“元局长好大的派头呀,我今天算是实实在在地领会到了公安局长的官威了,说实话,我和杨省厅在一起的时候,他貌似都没有这么大的派头,呵呵!”

元卫军听到朱立诚的这话以后,肺都要气炸了,对方当着他这么多下属的面直接出手打脸,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留。他有心想要反击一下,可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,对方刚才那番话虽然很损,但却是用一种近乎玩笑的口气说出来的,他要是太较真了,反而显出他的不是来,这一下子还真想不到什么好的招数来化解。

既然如此的话,元卫军也不准备在这对方计较了,只要能把今天的这事顺利解决了,他就是多吃几个哑巴亏也未尝不可。打定主意以后,元卫军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朱市长,请您见谅,我正在执行市里主要领导的命令,言语之间可能冲了一点,但我相信大家都不会在意的,是吧?”

元卫军在说这话的时候,特意冲着胡新军和看守所的人投去了询问的目光,三人见状,连忙点头,表示局长说得没错,他们一点也不介意局长大人刚才说的那番话。

朱立诚见对方头脑子转得很快,也不准备和对方在这些细枝末节上面多下功夫。他要是从应天赶不回来,元卫军把杜大壮给带走了,那也就罢了,毕竟人家才是公安局的一把手,孟怀远扛不住也在情理之中;现在他赶回来了,如果还让对方把人带走了,那他这个常务副市长等于白做了,还不如回家卖红薯去算了。

朱立诚掏出烟盒弹了一支叼在嘴上,然后拿出打火机来,啪的一声,点上火,自顾自地抽起烟来。抽了两口以后,他看似很随意地说道:“元局长,你刚才说奉了市里主要领导的命令来查这件事情,你这个主要领导指的是?”

“朱市长,我是接了市长的电话才过来的。”元卫军明确地回答道。他心里很清楚,朱立诚到这来,他要是不把元秋生的牌子扛出来,想把杜大壮带走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,既然如此的话,那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必要呢,不如直接明火执仗地和对方干。实在不行的话,他已经做好给元秋生打电话的准备了,对方之前说得很明确,如果有必要的话,他会亲自过来的。

朱立诚看了元卫军一眼,然后用手指了指站在他身边的胡新军,说道:“这位是?”

“朱市长,您好,泰方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队长胡新军向您报到!”胡新军说这话的同时,冲着朱立诚立正以后敬了一个礼。

胡新军能做到一队之长,自然也是有两把刷子了,现在这形势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,公安局这边是正副局长在争,而上升到市级层面,则是正副市长在争,要是有的选择的话,他绝对不愿意在这个场合出现,只不过现在显然是没得选择。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选择两不得罪,尽可能地扮演好墙头草的角色,把两面倒的本领充分发挥出来,所以面对朱立诚的问话,他丝毫不敢怠慢。

朱立诚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冲着胡新军说道:“胡队长,是吧,你好,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,请你务必实事求是地回答。”

胡新军听到这话以后,心想,您就不要再玩我了,你可是常务副市长,在这种时候,就是借我两个胆子,我也不敢糊弄你呀!他立即大声回答道:“市长,您有问题只管问,我保证实事求是地回答。”

胡新军此刻心里有中心慌慌的感觉,比他还要心慌的是元卫军,他不明白朱立诚这葫芦里面究竟卖的什么药。当他把元秋生这尊大神请出来的时候,对方却不和他较劲了,而是把火力转移到了胡新军那儿,他这一下子还真有点搞不清楚对方的意图。

对方要是冲着他来的话,他这心里还能有点底,而胡新军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队长,被对方头上的顶着常务副市长的光环吓就吓死了,哪儿还会想到什么应对之策。元卫军心里还有一个没底的是,这个胡新军虽说平时对他很尊重,但严格说来,并不能算是他圈子里的人,在这关键时刻对方会不会把他给卖了,还真是难说难讲。

从这两个方面出发,元卫军全神贯注地盯着朱立诚和胡新军,一点也不敢大意。他心里暗暗做好了打算,只要情况稍有不对,他就抢在胡新军的前面开口,这样一来的话,对方就不会乱说话了。至于说朱立诚会不会因此对他产生什么意见的话,那就不是他关心的了。今天这种情况下,要想不得罪对方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既然如此的话,他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。

朱立诚吐出一口烟来以后,才开口说道:“胡队长,你不要紧张,我这个问题非常简单,我就是想了解一下,你们队里面一般都经手什么案子,能不能简单地为我介绍一两个。”

朱立诚这话一出口,元卫军和胡新军都觉得很是意外,尤其是元卫军,他本来想抢在胡新军前面把问题抢过来回答的,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。他甚至觉得朱立诚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,你说大案队能负责什么案子,总不至于去抓那些鸡鸣狗盗之徒吧?元卫军隐隐感觉到朱立诚这么问是有用意,可对方究竟意欲何为,她一下子还真猜不出来,于是决定先看看再说。

胡新军短暂的愣神以后,立即大声回答道:“报告朱市长,我们重案大队负责的主要是一些重大的恶性案件,比如说,前段时间刚刚侦破抢劫案,两个月前的金店失窃案等。”

胡新军的回答干净利落,他虽不清楚眼前的这个常务副市长这么问的目的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回答。

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,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也就是说,你们负责的案件就如你们这支队伍的名称一样,是一些重大案件,我这么理解没错吧?胡队长。”

“是的,市长,泰方市所有的重特大案件都由我们大队负责。”胡新军一脸严肃地答道。

听到胡新军的回答以后,孟怀远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,然后装作很不放心的样子,又冲着元卫军问道:“元局长,这个,这个胡队长说的没有错吧?”

元卫军听后,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,在他的心目中朱立诚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存在,想不到在这个问题上,他居然显得如此无知。他轻蔑地说道:“朱市长,他们是重案队,你只要去顾名思义就可以了。”

“呵呵,好,有你元局长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,我还真有点担心你给出别的解释来。”朱立诚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