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查尔斯

皇冠日博 app_日博体育投注官网_日博账户被关闭: 极品贤婿(韩东夏梦皇冠日博 app_日博体育投注官网_日博账户被关闭全文免费阅读) 作者: 韩东夏梦皇冠日博 app_日博体育投注官网_日博账户被关闭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19-10-05 17:07:14 字数:2481 阅读进度:1275/1275

一秒记住【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.,

长途跋涉,天将快亮。

埃尔森跟同伴才走出密林,进入了一个防卫森严的小城镇。

这里是叛军集中营,生活着一些离不开,又处在水深火热中的普通居民。也驻扎着大批的叛军,雇佣兵。他们来自很多国家,不乏东方面孔。

小镇的办公处旁,有几处比诸周围算是低矮的建筑物。防卫更加森严,明岗暗哨无数。

臭名昭着的查尔斯,暂时就住在这里。

当然,他在镇上有四五处居所。除了几个心腹,没有人能确定他究竟住在哪。

房内,查尔斯还在进行无线设备通话。

这里是不能用手机的,会被窃听。所有重要的通话,基本是很古老的那种通讯方式。

一米九的查尔斯,整张脸都密布着棕色的胡须。脸庞消瘦,眼窝深陷,身材匀称。

四十几岁年龄,典型的样貌。整个人粗犷而斯文,不像是那种长期混迹在灰色中的战犯。

他是雇佣兵中少有的高学历,年轻时曾毕业于西点军校,最高任职过某突击队的核心领导。因为犯下可能需要终身监禁的错误,独身逃离国家,加入了heaven组织。

那是一个号称mai……peace【维护和平】的组织。

打着这个名义,挂着天堂的名声,做着魔鬼的交易。

查尔斯因其特殊的领导才能,很快脱颖而出。至今,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组织头目,手底下的力量,甚至超越很多小国家。

他这次来a境,收了两千万美元。本以为是一桩很轻松的任务,是a境的内部矛盾,他将叛军扶正,就可以拿到另一半的钱。附带的,执行暗杀破坏等行动。

现在,情况有变化,他最不想看到的那种情况。

z国人。

他迄今为止打过不下十次以上交道的z国维和军人。

规则上,进入战场,就是你死我亡,同等位置。而维和,属于一种帮扶的义务,一些国家的责任体现,并不涉及更深层次的东西。

之所以听到这个国家会反应过激,是经历过一桩让他永生难忘的记忆。

几年前,他的人有过一次袭击行动。当时十几个死亡的名单里,有两个z国的维和军人。

查尔斯当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结果当天晚上,有人闯进了组织的大本营。

具体几个人他至今也没有弄清楚,只知道二十几个哨兵,在几分钟之内被人狙杀。

一切都太快,太突然。

他只见到了一个人,十分滑稽的场景,但他整个组织十几分钟内,没能够将对方击毙。等将其逼入死角的时候,有数架直升机开到了组织上空,让他不得不赶紧撤退。

事后经过调查,才弄清楚。

那场导致组织三十几人丧生的行动,是一名z**人策划的。并因此违反了纪律,被遣送回国。除开这场终身难忘的事件,他还有几个助手,战友,也都栽在了z国境内。

影子。

那个策划者的代号叫——ts。

很贴切的名字,查尔斯至今对于z国的忌惮,也如影尾随。

“阿尔瓦先生,如果你不加钱,我们现在就要退出。另一半的钱,您留着好好的用。”

他思维跳跃着,拿着设备在谈不还价的生意。

“查尔斯,你需要冷静。雷尔那个老东西,邀请z**人过来,不过是模拟演戏。他们不会插手,咱们的交易。”

“no,no!我比你更了解他们!!来了,就一定是敌人。你想要坐进a境的办公处内,必须,要跨过都城驻军!那些z国人,全部都在那里。这对我们来说,难度扩大了至少一倍。”

斩钉截铁的答复,查尔斯直接放下了通讯设备。

……

a境营地。

韩东等人已经被安置妥当。

所有的z国人,集中住在部队的一个区域中。环境肯定不如国内,但至少免除了奔波之苦,有了个暂时歇脚的地方。

凌晨。

韩东还未入睡,却好像已进入了梦境。出于家人的安全考虑,他们所有人的手机全部被暂时扣在了国内。这导致,他晚上喜欢翻照片的习惯也被颠覆了。

尤其,虚伪客套应付着的时候。

耳旁要么是英文,要么是听不懂的a境话。让他无比清晰的认识到,他已经处在至少五千公里外的异境。

三个月的训练时间,是不准确的。

准确来说,这里不太平,他们这些人能够回国的概率就不大。这期间里,更谈不上与家人联系。

如入骨髓的寂寥。

习惯太过于可怕,真正融入家庭,习惯于家庭的时候。无限落差的,来到了这儿。

终是困顿疲乏,感觉眼睛酸涩难撑的时候,悄无声息沉入了睡眠。

可睡觉不意味着精神进入休整期,反而,可能被不愿意记起来的环境所影响。沉在心里角落的那些噩梦,依次浮现。

一张又一张简单的脸谱。

憨厚,调皮,虚伪,好色。

一个又一个的人,那些再也见不到,却忘不了的。活蹦乱跳的来,讲述着家庭幸福,有女朋友的,谈如何恩爱思念。有父母的,谈如何亏欠内疚。有孩子的,讲述着见了老婆孩子那种心情……讲着,讲着,未婚妻没了准丈夫,父母没了儿子,孩子没了父亲。

死于疾病,死于流弹,死于袭击。

血海中,出现了茜茜那张小脸,在叫爸爸。对岸蹦跳着招手……

韩东麻木被噩梦吵醒,坐起。良久的沉默。

裸着的上身,早不再是以前的古铜颜色。很白,养出来的那种白。便是那个曾狰狞的蛇形纹身,也变的没那么可怕。

莫名笑了,笑容却有点冷淡。韩东下床倒杯水,端着走出去散步。

天开始有点亮色,他睡不着的情况下,索性先去观看场地。

他以后不单单只训练如臂指使的手下,还要跟a境的人联合统一训练。当然,仍旧是他主导。以a境现在的实力,根本不具备军y所需要的能力。

所谓统一训练方案,韩东理解的是。由自己跟张宪例行通知,下达指令。

至于某些人服气不服气,听话不听话,不再考虑内。国内军人尚且是被练出来的韧性,服从性。对a境军人,更没有必要客气。

不服,打到服。

不练,打着练!

不爽,忍着。

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战乱地,每一个z**人都不爽。